木兰县欺上瞒下挪用巨资“化整为零”违规审批千亩基本农田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向下

木兰县欺上瞒下挪用巨资“化整为零”违规审批千亩基本农田

帖子  如果 于 周四 一月 04, 2018 5:00 pm

哈尔滨市木兰县强买强卖土地,木兰镇受益农民变成受害者


哈尔滨市木兰县政 府在2012年征收农 民土地时采用强买强卖的方式,以虚假的手续逐级上报各级政 府部门,获得批文,遭遇受 害 人实名举 报。
  木兰镇受益农 民变成受 害 者
  本网讯(首席记者:唐云立 记者:岳吉)2012年初,哈尔滨市木兰县政 府木兰镇政 府在临城村实施农 民土地转租,当时给农 民租地的价 格远远高出市场价。有一些不明真 相的农 民签字同意,也有一部分人拒绝签字出租自家耕地,村 民刘文泉、崔军等人就是他们中的代 表,发现政 府部门有造 假行为,依据证据做为上 访的理由,要求相关部门对此进行追责。
  (一)以土地转租变为强征
  2012年1月17日,木兰镇人 民政 府以受“哈尔滨昊伟农业有限公 司”的委托,指使临城村委会人员到村 民家做动员,以高价转租土地,让村 民签定“土地经营权流转合同”。村 民发现合同中第七条:“其它约定。在流转期间内,流转土地如果被征用、按以下方式办 理:1、甲、乙双方和哈尔滨昊伟农业有限公 司必须服 从和接受并签订征 地补 偿合同;2、土地补 偿费按征 地批复文件下发时区片地价执行(但不低于每平方米32元),由乙方享受,由临城村委会打入乙方直补帐户。”部分村 民不同意签字转租,但镇政 府人员还强性把转租费打入村 民的直补帐户里。
  农 民崔军的母亲詹德英67岁,她同其它村 民一样不同意转卖,在自家承 包地里阻止他人强 占耕地,被当地公 安局以扰乱社 会秩序罪名治安拘 留十日。(该土地为2014年下的征收土地批文,但一直到2017年没有被征占,崔军家没有同当地任何部门签定转租、转让合同,所以一直在耕种。)
  当地政 府借用企业之名挪用公 款,把村 民土地强行转租到手之后,开始实施在春天不准耕种,有部分土地故意摞荒,变成废弃地,做一般农业用地,再拍成图片。
  实际上这片土地都是在2000年之前交农业税的,当地村 民按人口分配的承包田,属于基本农田。县、镇两级政 府这一做法是为下一步强征村 民耕地设下一个伏笔。
  (二)利 用并村变更土地性质 降低补偿价 格
  木兰镇原前进二队属于城中村,都是菜农(户 口标注),在2012年之前撤乡并村时被并为临城村,这做法在征 地中县政 府免交了新菜地开发基 金(按相关规定应该交纳这笔费用)。
  2012年6 月25日,县、市两级人 民政 府向黑龙江省政 府提出城市建设用地申请。
  2012年12月13日,黑龙江省人 民政 府审 批了“关于木兰县二O一二年度第二批次城市建设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方案的批复”。有了批文,木兰县政 府便有了话语权,开始实施强 行征 地,以不分地类为由,将菜农土地征收补 偿价 格一律按32元一平方米进行补 偿。无论村 民是否同意本次征 地价 格,硬性强 占,把补 偿款直接打到村 民直补帐 户上。
  刘文泉说:“得到钱,应该是受益者,但我却因此失去了土地,其实是受 害 者”。
  (三)绕开法规“化整为零” 逐年申报建设用地
  木兰县是一个贪困县,近年来却大搞开发建设,如今城内新征的土地被闲置,占用大量的菜田,未能补充菜田,致使木兰县法地蔬菜价 格高出邻县一倍之多。刘文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:
  “以租代征”的性质是国 务 院明令禁止的,这样就使农户丧失了听证权、话语权,从而必须无条件地服 从具有欺 诈性的“土地经营权流转合同”,导致了农户上 访,进而追究领 导责任。



 2012年6 月25日,由木兰县政 府县长张国文签发的,向省、市政 府呈报的征 地审批请示,文中显示确认农户对此无有异 议,与实际发生行为不符,近年因为征 地所引起发的上 访事 件屡屡发生。(刘文泉带领众人在2017年曾打着标语到黑龙江省人 民政 府门前讨要说法就是一例)
  从2012年12月至2015年12月,木兰县政 府获得省政 府城市建设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方案的批复有数据可查,共有7次。这一做法就绕开国 家相关规定,把征收土地化整为零逐年申报。目前,木兰县所征的土地没有被充分的利 用上,仍然由政 府转租给他人进行耕种。
  (四)县政 府工作人员拿批文说事
  2014年7月,农 民刘文泉家的2.77亩土地,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他人非法毁掉,引起他的强烈不满,开始上 访。
  近日他对记者说:我们木兰县政 府、木兰镇政 府从2012年开始征 地,采用以租代征的方式欺 骗农 民,当时旱田600元/亩,水田800元/亩的高价,以受企业委托从农 民手中租赁,然后变为强征,我家就是例子。木兰镇政 府指使他人把我家的地给毁了,不让我继续耕种。
  “我家地被毁后曾找到县政 府主管副县长,并找到木兰镇郭云 鹤镇长,他承认是政 府行为。接着镇政 府开始调 查我承包的土地种植的葡萄和暖棚是什么时间建的。他找到一个叫史井玉的农 民,让他出面证实是他在2014年给我家盖的。据该人讲镇政 府工作人员给他一千元钱,让他做假证(有该人视 频为证)”。


左图:政 府工作人员调 查笔 录造 假把2改成4。右图:农民胡振俭的声明。
  “为做实我是在2014年后抢栽种植的葡萄和盖的暖棚,镇政 府调 查人员又找到一位叫胡振俭的农民作 证。胡振俭当时讲的是刘文泉是2012年春季盖的,但工作人员造 假把2改成4,这样就变成2014年所建,只有这样我的行为属于政 府公告之后所建,不给补 偿(有证人的证言为证)”,刘文泉继续说。


图:两份用地调 查表,左图有主管部门领 导签名和盖公 -章,右图没有盖公 -章和未签名,说明了什么问题存在?



 刘文泉说:“上述问题通过调 查得到证 实后,我便向各级部门反映,查实有一份当地土地部门建设用地调 查表,其中被征(占)农户代 表签 字确认,不是本人签字是别人代签,木兰县国土资源局主管负责人负有失职之责(有相关人员书面证 明)”。
  2015年经国土局调 查证实,李立局 长对刘文泉的答复是:
  1、该地块确实有刘文泉家的承 包地2.7亩(因为被毁之前郭云鹤说那里没有刘文泉家的承包地)。
  2、确实刘文泉种的葡萄盖的大棚被毁了,但木兰镇现在不认账。
  3、证实到现在(2015年)土地还没有征收。
  4、刘文泉的承包地未转租属自主经营行为,受法 律保护。(有视听为证)
  据调 查证实,刘文泉是2016年7月份在他没有同当地政 府任何部门签定土地出让协 议的情况下,承 包地被他人强 占转租,补 偿款单方定价,直接打入他的直 补帐 户上。刘文泉虽然得到补 偿,但强 拆给他造成严重的损 失。农民崔军家的土地在2014年被强 占后,没签协议,在2017年5月他发现补 偿款也被打入直补帐 户。
  令人奇怪的是当地土地被征占后,农民每年都能领到国家发放的粮补 款,由此证明他们的土地还没被变更流转。
  针对木兰县政府从2012年以来,以租代征农民土地,构成强买强卖行为,以违背了“农村集体土地国家征收的程序和十步骤”相关法规。
  农民刘文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举出大量的保存证 据,如视 频、录 音、书面文字等实据,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,揭露当地政 府官 员不法行为。
  请关注记者后续报道。

文章来源 华夏报道网

如果

帖子数 : 2168
注册日期 : 14-12-19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浏览上一个主题 浏览下一个主题 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